万历通宝价格 嘉靖通宝价格 纸币收藏价格表 第一套纸币价格 第二套纸币价格 第三套纸币价格 第四套纸币价格 银元价格 邮票价格 金银币价格 连体钞价格
当前位置:古钱币收藏网 > 收藏百科 >

【乾隆历史】贪功轻敌失东京孙士毅兵败削爵
来源: http://www.daqingtongbi.com  古钱币收藏网


 
正当乾隆皇帝欢庆大捷筹划善后事宜之时,乾隆五十四年正月二十五日,孙士毅呈报清军大败、黎城失守的奏折,送到了北京,顿使朝野大惊。原来,阮惠系主动后撤,兵力并未遭到多大损失,而是待机再进。清军统帅孙士毅误认为阮军惨败,清军势如破竹,所向无敌,轻取黎城,就想功上加功,建树奇勋。
 
孙士毅本系文官,对军务并不精通。他从进士,授内阁中书,充军机章京,迁侍读,相继任大理寺少卿、广西布政使、云南巡抚、广西巡抚、广东巡抚,直至两广总督。在近三十年的宦海生涯中,他与军务有联系的只有两次,一次是乾隆三十四年大学士傅恒统军攻缅时,他以侍读之衔随军,典章奏,为时不到一年;另一次是五十二年协办大学士、将军福康安剿台湾林爽文,孙驻潮州,遣兵助剿,备办粮草器械。严格地说,孙并未真正统率过各路官兵大举征伐,没有指挥大军克敌制胜的经验,也缺乏军事指挥的才干。他既不知彼,在判断安南国情上犯了两大错误:一是低估了阮惠的力量,误认为其狼狈奔窜不堪一击;二是不明真情,不了解黎氏权利已腐朽不堪,无力自拔,没有办法和力量恢复故国。他又暗于知己,对自己的军事才干和绿营兵的战斗力,皆作了错误的估计,本来是不谙用兵的文官,却想当智勇双全轻取强敌的卓越统帅,明明是临阵易溃的弱卒劣弁,却当做奋勇冲杀的猛将精兵,由此而产生了侥幸心理,孙士毅竟想攻克全安南,活捉阮惠,建立特大功勋。
 
在这个问题上,年近八旬的乾隆皇帝,比这位总督可就高明得多了。早在五十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,即第一次获悉兵渡寿昌江之前八天,他便下谕给孙士毅,规定了此次进军的要求,令其取黎城后即回军。他说:孙土毅带兵前往,能生擒阮惠等人,固为上策。否则,收复黎城,俾黎维祁复其境土,亦为中策。如果取城复国之后,阮惠远遁,难以生擒,孙士毅即据实奏明,带兵回粤。十二月十四日,他又下一谕,令孙如尚未擒获阮惠,立即撤兵回广西。
 
过了五天,十二月十九日,孙士毅进据黎城后,奏请远征广南,活捉阮惠。乾隆帝拒绝其请,谕军机大臣,详言应予撤兵的理由。他说:
 
朕前此即虑攻复黎城后,阮惠等畏罪远,不值以天朝兵力,久驻炎荒,为属国搜缉逋逃,耽延时日,屡经降旨谕知孙士毅,临期酌情办理。孙士毅拜发此折时,自尚未接奉前旨。今据该督奏,黎城距广南贼巢尚有二千余里,而黎维祁又属无能,于造船雇夫之事,坚复不能赶办。……安南地方,向多瘴疠,倘内地官兵不服水土,致生疾病,尤为不值。……若此时必欲穷追深入,而贼巢险远,万一稍有阻滞,一时不能迅速擒渠,转致欲罢不能。办理大事之人,必须通盘筹划,计出万全,不可知进而不知退。孙士毅当遵前旨,……撤兵回粤。《清高宗实录》卷1319,页6、7、8。
 
紧接着,乾隆帝于五十三年十二月二十日、二十二日、二十三日、二十七日、二十八日,五十四年正月初四、十二日、十六日、十九日,连下九道谕旨,强调谕令孙士毅立即撤兵返粤。这些谕旨讲了必须撤军的四条理由。其一,大功已成。恢复东京,册封黎维祁为安南国王,兴灭继绝的出兵目的已经达到,于字小存亡之体,已为尽善尽美。其二,安南地方僻小,又多瘴疠,官兵役夫易染疾病。其三,粮饷转运艰难。从广西边界至黎城,为供一万兵士之粮,已用役夫十五六万人,从云南出口至黎城,有四十站,用夫十余万。自黎城至广南,二千余里,须安设台站五十三所,又需役夫十余万人。黎维祁不能调拨役夫,广西、云南力已不支,需广东、贵州派夫接济。不能因属国逋逃未获,将天朝钱粮兵马,徒滋劳费,久驻炎荒。进剿广南一事,现在非不能办,揆之天时地利人事,实有不值。其四,天厌黎氏。黎氏近年以来,乱多故,黎维祁懦怯无能,优柔废弛,左右亦无可恃之人。安南虽小,然立国已久,未必不关气运,今其国运如此,看来天心已有厌弃黎氏之象。此时即使能将阮惠等人擒获,而黎维祁不能振作自强,安知三五年以后,不又有如阮惠之人者复出,岂有屡烦天朝兵力为之戡定之理!即使不令黎维祁主持国事,而其子弟内亦未必有胜于黎维祁之人。朕从来办理庶务,无不顺天而行,今天厌黎氏,而朕欲扶之,非所以仰体天心抚驭属国之道,朕不为也。《清高宗实录》卷1319,页11、12、13、14、15、27、28、29、30,卷1320,页14,卷1321,页10。
 
乾隆帝的这些主张和见解,是相当正确颇为高明的。他不仅考虑到水土不和、千里转输等客观条件的恶劣,不做知进不知退之事,大功告成,趁早凯旋,以免将来陷入险境,欲退不能,欲罢不休;而且,他已预见黎氏集团腐朽无能,江山难保,国将再乱,清政府不需要也不应该坚决支持黎维祁到底,一再出兵,浪费巨量人力物力,做这种揆之天时地利人事实有不值之蠢事。
 
如果孙士毅严格执行乾隆帝的撤兵之旨,安南的形势必然会有所好转,至少清军不会惨败。然而这位两广总督孙士毅被二十天来的意外大捷弄糊涂了头脑,抑制不住再建特勋、垂名史册、荣获更大恩宠的念头,竟然违抗帝旨,迟迟不撤,一心要生擒或诱获阮惠弟兄。当他坐待阮惠降顺美梦正酣之时,阮惠之军突然冲进了黎城。
 
原来,阮惠在广南富春养精蓄锐,等待时机。当他得知孙士毅贪俘阮为功,师不即班,又轻敌,不设备,散遣士兵义勇,悬军黎城之情后,于五十三年岁暮倾巢出袭,并遣使伪称系来投降。孙士毅信以为真,毫不防备。五十四年正月初一日,军中置酒张乐,正在兴高采烈昏昏然之时,夜间突然有人来报阮兵大至,孙士毅始仓皇御敌。然而阮兵数万,猛烈进攻,又用象载大炮冲阵,清兵众寡不敌,黑夜自相蹂躏。孙士毅匆忙撤走,渡过富良江后,即砍断浮桥,以防阮兵追袭。可是提督许世亨、总兵张朝龙等官兵夫役一万余人,尚滞留南岸,因桥断无法渡江,皆被阮兵砍杀或溺于江中,无一幸免。孙士毅拼命逃窜,退回镇南关,尽焚弃关外粮、械、火药数十万,土马还者不及一半。黎维祁携其母先逃。云南官兵因有黎臣黄文通导引,始得全师返滇。《清高宗实录》卷1321,页26,卷1322,页18;《圣武记》卷6,《乾隆征抚安南记》;《清史稿》卷330,《孙士毅传》,卷334,《许世亨传》,卷527,《越南》。一场大规模的征讨安南之战,就这样以总督孙士毅贪功轻敌、迁延不撤,遭受惨败而结束。
 

推荐阅读
推荐阅读